Sachsenhausen

遊德自在 | 忘不了的傷痛.柏林集中營Sachsenhausen深度遊(含門票、交通)

我在大學時期去過柬埔寨義教,當時參觀了柬國共產黨「紅色高棉」建立的S1集中營。看到裡面的照片、環境、人骨,我很震撼,久久沒心情講話。自此以後,我對集中營產生了極大好奇,是怎樣的政治環境才會促使集中營的出現呢?

德國這個大國風光的背後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,相信選擇去德國,特別是選擇柏林的朋友,對這段發生在二戰時期、由希特拉領導的歷史肯定有一定的認知或興趣。想深入了解二戰德國的歷史,不可以只看國會大廈、柏林圍牆,集中營也該是旅程的重點。

這一次帶大家看的集中營是Sachsenhausen,我去的那天天空一片灰暗,慢慢地走在那片殺戮血腥之地,更覺沉痛。

文章最後有一個小小的討論問題,如果你有興趣,歡迎留言告訴我答案。

柏林集中營 – Sachsenhausen

濃縮的集中營小歷史

我去的是第一個集中營叫Sachsenhausen(薩克森豪森)。它位於柏林北郊約30分里的Oranienburg,是納粹集中營的總指揮地。Sachsenhausen其實不是德國第一個集中營,第一個是位於慕尼黑近郊的Dachau(達豪)集中營,建造於1933年,也就是說還沒到二戰就存在了。為甚麼要建集中營呢?因為1933年發生了一件「國會大廈縱火案」,當時剛當選德國總理的希特拉為了剷除異己,鞏固納粹力量,對外宣稱這次國會大廈火災是由共產黨發起的革命行動,Dachau就是為了關共產黨跟其他反納粹的政治犯而建造的。

而Sachsenhausen則是在1936年建造完畢的,它是納粹頭目、親衛隊領袖Himmler(希姆萊)心目中最理想的集中營,營地設計完全按照他的意願來設計。也因為它的設計很「完美」,所以它是德國其他集中營的「模範」,很多集中營倒模它的設計。

himmler

Sachsenhausen從1936-1945年二戰結束均有在柏林「服務」,關了超過20萬人,死亡大數是3萬人。裡面關的是政治犯、同性戀、反社會人士、戰俘,還有不符合德國高等人種以及優生學慨念的人,也就是猶太人、信德人、吉卜賽人等。當時的德國信奉優生學的程度超可怕,有很多「劣等」人種無辜被殺。

這個集中營還是SS 親衛隊 (保護希特拉的軍隊) 的訓練地,因此擁有全國最強悍的士兵。親衛隊訓練後會被派遣到不同的集中營服務。

schutzstaffel

還有一個慨念,就是在我們常常說集中營集中營,其實這只是其中一種營地。比較有名的還有滅絕營(Death Camp),是1942年的「最終解決方案」實施後才開始運行的。「最終解決方案」針對的是猶太人,是一個殲滅猶太人的計劃,這也是當時死了600萬猶太人的其中一個原因。

而它既然叫Death Camp,被送去的都只有一個下場,這點跟集中營(Concentration Camp)是不同的。

基本資料

開放時間:3月15日至10月14日:8:30 am – 6:00 pm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月15日至3月14日:8:30 am – 4:30 pm

參觀時間:自己去的話建議不少於3小時,跟團是固定6小時

官方網站:https://www.sachsenhausen-sbg.de/

門票與交通

門票:自己去的話是免費的,可以租錄音解說,價格是3歐元。我自己是參加步行團的,因為我每次聽錄音都聽得快睡著了…導遊比較人性化。那個團的導遊帶團帶得非常好,讓我深陷在整段歷史中,也讓我反思了很多,所以我推薦各位參加步行團。

我試過參加過不同機構舉辦的步行團,覺得講解最專業的是Sandemans。我參加過他們不同主題的步行團,每個導遊講歷史都非常精彩,情緒很到位,很有驚喜。

點擊下方看門票:

Sachsenhausen地址:Straße der Nationen 22 D-16515 Oranienburg

跟團怎樣去:在Brandenburger Tor (勃蘭登堡門) 附近的Starbucks集合即可,導遊會帶你坐地鐵去目的地,只要思考怎樣去Brandenburger Tor就可以了

跟團集合地點地址:Pariser Platz 4 a, 10117 Berlin, Germany

最近地鐵:坐U-Bahn或S-Bahn到Brandenburger Tor站就可以了

自己怎樣去:

大部分人都是從市中心出發了,可以從Friedrichstrasse坐S-Bahn的S1號 (Wannsee – Oranienburg) 車到Oranienburg,大概要45分鐘,每20分鐘一班。

如果你住在中央車站 (Hauptbahnhof),那可以選Regional train RE 5號 (Stralsund/Rostock – Neustrelitz – Wünsdorf-Waldstadt/Elsterwerda),從中央車站到Oranienburg只需25分鐘,每小時一班。

從Berlin-Lichtenberg站或Berlin-Ostkreuz站坐Regional train RB 12號也可以到Oranienburg ,車程一樣是25分鐘,每小時一班。

Regional train RB 20號則是從一個離柏林中心比較遠的地點Potsdam開出的,從Potsdam到Oranienburg要一小時,也是每小時一班。

到了Oranienburg以後要坐巴士804號或821號到Gedenkstätte,集中營就在那裡。

班次可參考官網:

https://www.sachsenhausen-sbg.de/en/visitor-service/opening-times-prices-and-travel-information/

讓照片帶你走一趟集中營

進去集中營念紀地以後有些石牆,集中營不會有奢華的裝修,以灰沉為主

柏林集中營

那天Information Centre人有點多,草草拍了一張

information centre

整個集中營都很空曠

open area in sachsenhausen

這是進入集中營的唯一通道,前面的外國人就是我們的導遊。他是一位英國人,大學修讀歷史,本來是一位中學歷史老師,後來覺得當老師很無聊,就改行去當歷史團的導遊了。他的講解深入、深沉,讓人親歷其境。

camp street

去集中營途中的一些照片和解說,很有價值

photos along camp street

Sachsenhausen在1945年後被蘇聯接管

soviet related photo

這是Tower A,是整個集中營最重要的地方。它是一座監視塔,SS就是在上面監視整個營地,營地的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得到,沒有人可以逃走。

Tower A

從下往上看Tower A,加上陰暗的天空,有一種壓迫感

Tower A

很有名的標語:Arbeit macht frei,意思是「工作換來自由」。每個犯人都要經過這道門進入集中營。我看過一些報導說一開始的時候犯人還覺得很有希望…

Arbeit macht frei

這是犯人集合的空地,他們每天集合4次點名,慎防有人逃走

roll call area

Neutrale Zone – 意思是中立地帶,說是中立,其實一點也不中立。這2.5米的高牆跟有電流的鐵絲網是為了防止犯人逃走而設立的,任何人踏進灰色地帶,不會給你解釋機會,立刻射殺。上面寫著”scharf geschossen”,意思是「狠狠地射殺」。導遊說犯人不止會被射一槍,而是射到SS爽為止。碰巧那天的SS心情不好的話,犯人都已經死了他還會繼續開槍。難以想像會有這樣邪惡的人,諷刺的是這些人在往後的審判中,還推說自己只是執行命令。

neutral zone

現在的營地大部分已被拆除了,剩下這些碎石地。每一片碎石地就是一個營地,我忘了實質數字了,但一定不會少於60間。

camp sites

遠處的小屋子叫Barrack,是重建的,裡面展示的犯人的生活環境

barrack

已剥落的天花板,上面有很多槍洞,可見當時的視人命如無物的SS殺人有多頻繁

ceilings in barrack

飯桌

dining table in barrack

每個房子都會有一個舍監,他們是由SS指派的,大多數是非常暴戾的犯人。他們受命於SS,要以暴力對待其他犯人,有些犯人在被SS槍殺或被送去滅絕營前,已經被他們虐待死了。如果被發現對犯人好呢?死的就是他們。所以他們的暴戾一方面是在長期被虐待的情況下產生的心理扭曲,一方面是被迫的。

room in barrack

原諒我這麼重要的照片也可以拍成這樣…變恐怖照了…這其實是犯人的睡房,環境很惡劣,空間也很小,每一張床有3層,每一層睡3個人。我無法想像這一個格子怎麼睡3個人,但聽說後來集中營人愈來愈多時,甚至會擠更多人。

bedroom in barrack

虐待犯人的柱子,主要就是把犯人吊在上面

poles for hanging criminals

看看集中營的角落,連後建的椅子也帶點蒼涼

grey chairs

為了虐待犯人,納粹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。我一開始以為是叫犯人在石地上跑,結果不是,是穿上不合鞋號的納粹軍靴在上面跑,美其名是為了測試靴子的耐穿度,實質上是用變態手法虐待犯人。有些人在大冬天跑步,在不夠吃、不夠穿、睡不好、勞動大,鞋子還不合穿的情況下死掉了。

running path
running path for testing shoes

用來放屍體的

corpse bench

工作中的犯人

criminals working

SS

SS

家人寄去給犯人的生日卡

birthday card

還有信件

letter

櫃子跟床舖

bedroom

刑具

torturing tool

犯人的服裝 – 左邊是犯人的號碼牌,牌上的三角型代表不同類別的犯人,也方便SS辨識以及管理他們

criminals clothes

紀念塔 – 紅三角就是犯人衣服上的那塊身份辨認布,下面有個雕像,是兩個犯人跟一個蘇聯士兵,用以紀念蘇聯解放集中營

soviet memorial

Station Z – 用來槍殺犯人的地方

station z shooting area

也是Station Z,裡面有毒氣室 (Gas Chamber)。看看這地板,已經自然下陷了。

station z gas chamber
station z gas chamber

導遊講了一件很變態的事—犯人從其中一條通道走進去的時候會播放很輕鬆悅耳的音樂,讓犯人覺得自己正處於安全環境。走到中間處時,犯人要麼立刻死,要麼晚點死。老弱殘兵或者SS看不順眼的過就走左邊去毒氣室直接毒死,不然就去右邊的牙齒房。為甚麼要去見牙醫呢?因為SS看到犯人口中的金牙,想要先拔掉才殺死他。當然,他們拔牙的意思就是把牙直接從口中拔出來。想想看,成人的牙齒多麼結實啊!有時候連撞到都不會掉,他們不理犯人的痛苦,直.接.拔!

tour guide

這張圖拍歪了,樓梯上就是毒氣室,看到地上有個洞嗎?SS騙犯人說這是一個淋浴間,地上的洞就是所謂的排水洞。又音樂又洗澡的,想法真的很扭曲。

gas chamber

毒死犯人後就從這裡把犯人運去焚化爐。各位有沒有發現他們取名的巧妙之處呢?犯人從Tower A進入集中營,在Station Z被殺,從A到Z,從生到死,這就是他們的命運。

corpse path

犯人的墳跟骨灰

criminals graves

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

sit exit

營外的這些屋子是SS住的地方,一牆之隔,就是地獄。

ss house

看集中營的禁忌

集中營不是一個普通的旅遊景點,也不是一個單純的打卡點。裡面發生過的慘事太多了,被虐待、被殺的人也很多,所以參觀的時候請記得兩個字:尊重。

1.請不要大聲喧嘩。我很支持家長帶小孩去看集中營,了解不同的歷史,但如果小孩太小,未能自控,不是很建議帶他們去,因為每個參觀集中營的人都希望有一個寧靜的環境,靜靜地了解歷史。

2.可以拍照,但請不要比V跟笑。這很像是一條集中營規條(柬埔寨S21集中營就列明犯人不可以笑),其實Sachsenhausen沒有明文規定,但這不是一個值得笑的景點。我看過有人在印有猶太人死亡名單的牆壁前大笑拍照,很無言…

我所知道關於集中營的荒謬故事

希特拉的集中營計劃不是只有在德國的。當然,德國當時的版圖跟現在的很不一樣,有些集中營建立在當時的德國,現在已經變成海外歷史遺址了。

當時在德佔捷克有一個叫Terezín的城市,自1941年以後,它變成了Theresienstadt Ghetto,它最可怕的地方是整個城市都是一個集中營!這是由SS親衛隊成立的集中營,是一個猶太人集中營,由德方挑選一些他們認為可靠的猶太人,負責管理整個城個以及隱瞞「最後解決方案」的事實,就是讓犯人以為沒有「最後解決方案」這回事,以為Theresienstadt Ghetto就是他們的終點站。

czech concentration camp

事實上,滅絕營才是。

國際紅十字會當時知道了這個貧民窟的存在,想寄送物資到Terezín,但都被德國拒絕了。德國還騙他們說Terezín已經有很豐富的物資啦,沒有人捱餓呀,後來還叫那裡的猶太人簽了一份文件,說明已經收到物資了,要紅十字會安心。

紅十字會當然不相信啊!當時的丹麥紅十字會就說:喂~Terezín有450個丹麥籍猶太人,我們要去看一下!

德國這次答應了。

然後他們把整個城市都翻新了。他們將街道清理乾淨,開了很多店,建了一間學校,還建了很多好房子讓那些丹麥籍猶太人住。除此以外,他們還把7000多個老人、病人、傷殘人士運到波蘭滅絕營Auschwitz殺掉,花那麼多功夫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紅十字會的人看不到事實,為了讓他們覺得猶太人大屠殺只是傳言。

最慘的是,那時候有個紅十字會人員叫Rossel,他參觀完Theresienstadt Ghetto之後寫了一份報告,說那裡完全是一個普通城市,環境甚至比其他城市好,而且那裡就是猶太人的休息地,沒有人會被運到滅絕營。

就是因為他的報告,紅十字會取消了另外的探訪行程,無法知道其他集中營的真實情況。

紅十字會是1944年夏天探訪Theresienstadt Ghetto的,同年秋冬,上萬人被送到滅絕營。

現在的納粹黨人員

納粹黨已經不存在了,但當時曾加入納粹黨、管理集中營、殺人於無形的納粹人員還在。

納粹黨所犯下的罪行極為嚴重,故多年來均有組織追查納粹遺老的下落。縱使他們已經90多歲了,法庭還是照樣要求他們出庭,不過有些人以患病、身體不適合出庭為由拒絕了。至於上了庭的某些人,則仍稱自己當時並無殺人。

90多歲年紀的確已經很大了,但年紀大不是逃避的理由。被他們殺死的人,可是連長大的機會都沒有呢。

以下是一則96歲納粹人員被判刑的新聞,有興趣可以看看:

https://news.ltn.com.tw/news/world/breakingnews/2363522

感想

很難想像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會容許這麼多的殺戮時件發生。我初讀這段歷史的時候就有疑問:當時的德國人看到有這樣多集中營,不會覺得有問題嗎?

其實當時很多德國人都不了解集中營的,就算知道了,要麼就是選擇成為迫害別人的一員,要麼就是害怕得噤聲。

是在何等殘酷的環境下成長,才會覺得殘酷沒有問題呢?

很多納粹人員在法庭被審判時,都宣稱自己當時只是執行最高命令,自己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,沒有獨立思想。又有人強辨說自己只是負責運送犯人、管理犯人等,沒有直接殺人。

真的是這樣嗎?為甚麼又有人在那樣的環境下,還能保持正義呢?

歷史就是歷史,我無法親身了解當時人民的思想,正如他們無法了解犯人的痛一樣。

去看看Sachsenhausen吧,這樣的歷史,世人都應該要知道。

講著講著就有點沉重了。歡迎各位留言告訴我,如果你是當時的德國人,你會選擇加入納粹以保性命,還是做個正義卻隨時都有機會被殺的普通人呢?

30 thoughts on “遊德自在 | 忘不了的傷痛.柏林集中營Sachsenhausen深度遊(含門票、交通)”

  1. 我喜歡在旅行的時候,安排這種黑暗觀光的景點,特別是看監獄、集中營;
    去過像是綠島監獄、柬埔寨金邊的S21集中營、萬人塚、泰國死亡鐵路等等。
    納粹的集中營還沒去過,但據說是令人最震撼的集中營遺址;
    看了你的分享文章,真是猶如身歷其境,好沉重的一段歷史過往阿。

    1. 你跟我很相像,都喜歡看這種景點~
      我知道有些人會覺得旅遊是要開開心心,不想看這種景點破壞好心情
      雖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旅行方式,但是看這些景點其實是在理解世界
      通古今是很重要的,現在發生甚麼事,其實跟過去也有很大關係
      不理不睬的話,無法踏出自己的井。
      對了S21其實也讓我很震撼,我記得我看到一張床,床頭的鐵欄凸了出來,
      據說是砍犯人的頭時太用力了,連鐵欄都砍彎了…
      可惜我照片都遺失了,但進去去以後看到的第一張照片,那女人的表情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。

    1. 謝謝閱讀~
      這個時代可能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安全,無論是香港或是台灣,在中美貿易戰的戰火下,也要自求多福。

  2. 嗨!不得不說這篇文章看完滿沈重的,這是一段不可抹滅且悲傷的歷史,我還滿喜歡看二戰題材的電影,像是辛德勒名單、戰地琴人、穿條紋衣的男孩等等,看完後總是覺得難過又憤怒,想到近代歷史還有這種事情發生就覺得不可思議。
    關於最後的問題,我覺得這是大環境的問題,在那個資訊不發達的年代,是非常容易被洗腦及誤導的,就連現在,生活上也充斥著假新聞、假消息,所以我不敢保證如果活在那個當下我會做出怎樣的決定,但像是辛德勒這樣的人我真的非常欽佩!這也讓我想起了有名的「史丹佛監獄實驗」,環境對於一個人的心理影響真的太大了!
    這篇文章讓我有身歷其境的感覺,看著照片也不禁地不寒而慄,有機會也很想去看看,謝謝妳的介紹及提供交通方式的資訊。

    1. 如果你喜歡看二戰題材的電影,我很推薦你看Napola。故事的主角是一個青少年,他當時加入了人人都趨之若鶩的納粹青年軍組織,但隨着各種殘暴的練習和行動,他逐漸懷疑自己,也懷疑納粹,最後離開了青年軍。這部電影展示了很多納粹時期的細節,例如優生學,非常值得觀看。
      納粹時期讓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,雖然兩者的政治背景完全不同,但兩個時期所帶來的災難差不了多少。所以說,極端的個人崇拜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
      我很認同你所說的大環境問題,你出生在那個年代,就會被灌輸那個年代的思想,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。
      感謝你用心回答我的問題!

  3. 真的太可怕了。。。我很喜欢旅游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可以直接在当地了解历史,不仅是美好的地方而是有故事的地方,只能说生活在当时的人很不幸,所以真的不能重倒覆辙。。。

    1. 歷史文化是旅遊很重要的一環,應該要了解一下。了解當地歷史後,發覺原來很多地方都不是表面上那麼美好。
      不過每個地方都有過去,只要將來做得更好就可以:)

  4. 感謝版主這麼詳細的心得分享!
    聽說真正去到那邊參觀 真的會很沉重震撼,
    好像現今的德國自己也都對於這段不可抹滅的歷史感到
    該判罪當時的共犯!

    1. 納粹人員的去向在二戰時期後成迷,相傳很多人逃到了南美洲,餘下的一生也沒有離開過,已經很難捉拿了。幸好世界上還有一些鍥而不捨的人,他們在海外成立調查組織,才能將納粹人員繩之於法呢!

  5. 感謝版主能夠整理沉重的歷史資訊
    即使沒辦法到當地看過,卻仍然能夠從版主的文章裡感受到沉重
    有機會也要試著用不同的角度來理解世界。

    1. 集中營裏還有很多細節是我沒有拍下來的,有些照片真的很讓人心酸。
      能夠切身地了解世界也是旅遊的可貴之處呢~

  6. 另類的旅遊景點,希望歷史能帶給現在的人教訓.
    試著用和平的方式跟別人相處,少點殺戮.

  7. 你的故事讓我回想起2年前我去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旅遊經驗,DC有非常多主題的博物館,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正是和此文相關的-大屠殺紀念博物館 (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),或許當時拜訪經驗沒能像版主親臨集中營現場那般震撼,但是博物館卻有安排倖存者親自出面說故事的講座,非常讓人難以忘懷。當你聽著說故事的人不再是以第三人稱口吻來敘述時,真的會讓人反思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辛酸和血淚,所以我大致能體會妳本篇的心情。雖然很沉重,但還是非常謝謝妳分享此篇好文,有機會一定也會去實際走訪的!
    關於你最後的問題有很有意思,身在民主國家的我絕對會毅然決然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,但可悲的是當時納粹的獨裁專制、加上時逢二戰的壓力,很多資訊或許都是片面的,沒有錯人性本該為善,但當你所處的教育都告訴你 1+1=3 時,又有多少人有足夠的勇氣和無畏的態度來挑戰此權威呢? 我永遠記得館內的一句話 “It’s a question, not an answer” ,我想這就是最好的解釋了吧…

    1. 謝謝你閱讀我的文章,也謝謝你回答我的問題~
      大屠殺紀念博物館的倖存者分享應該讓你感觸很深吧,我沒聽過倖存者分享,但有在柬埔寨看到炸斷了腿的戰爭倖存者,光是看到他們就覺得很心痛了:( 很難想像他們當時的情況
      我覺得你的想法跟我蠻像的,每次參觀這些集中營都會讓我深刻思考:如果是我,我會怎麼做?
      答案都有還我無奈,活在那裡,思想就停留在那裡。

  8. 看了这篇文章心情有点沉重,但之前我到澳洲参观类似的景点时,我们当然也没有大笑,只是静静地参观。。感受。。

  9. 我在6/4這天看到這篇,真的好可怕,要把集中營排進行程內需要鼓起勇氣。
    曾經去過日本廣島的和平紀念公園,紀念被原子彈炸毀的地方,也是一個很沉重的景點,推薦給你。
    謝謝版主提供資訊

    1. 有機會一定會去和平紀念公園,了解不同的歷史是我們的責任
      每年64都會看到相同的畫面,看了這麼多年都還是覺得很震撼
      生在相對和平時代的我們,實在很難想像當時的情景

  10. 如果我是當時的德國人,我也是會選擇執行命令吧,
    但應該都是會直接給他們個痛快,
    現在留下這些歷史遺跡,
    也是要我們不要忘記曾經的錯誤,
    不要一錯再錯。

    1. 謝謝你回答我的問題
      我跟你想法一樣,在那樣的環境下,加入納粹對他們來說是「正確」的,追隨著最高領導人,就是他們的生命。
      真心希望現代人可以聰明一點,不要再開戰了

  11. 我旅行認識一位旅友她遊歷很多國家,後來自己去集中營,回來後我問她妳去這麼多地方最喜歡哪個地方,她說集中營,因為很震撼,聽了本來沒興趣的我之後打算也去集中營看看。這篇真的好詳細,感謝你的分享,不過我覺得英文字型好難閱讀^^”

    1. 我已經把英文字改了:)感謝你的意見,不過現在好像也沒有很好閱讀,我會再改的。
      集中營真的讓人震撼,有時候跟朋友說喜歡去,總會引來奇異的目光,其實不應該用「喜歡」,「最有興趣」可能比較好吧~
      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看喔

  12. 之前我有看過一部電影,好像是叫做辛德勒的名單,好像也是在講這件事,是指德國商人解救猶太人的故事,蠻好看的,也有很多地方令人引發省思!

    1. 辛德勒是一個偉大的人,我很佩服在強權下還能保持冷靜、保有人性的人,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。

發表迴響